李建文1221

人群中自己顯得那麼微不足道,人流中的一员也就是个體,多一个少一個好像不影響什麼,只有每個个體存在的那個思維才算是你的存在和意义。環境中的交談和言詞像樹梢上的🦜鳥兒一個樣!似乎鳥語,只不過能夠聽得懂,必竟我也属於群體中的一員⋯⋯

小城的冬夜干冷干冷的...好久沒有步行穿走过古城路了,借着這点酒意獨自走在這久违的街心,輕狂歲月時的景象浮于眼前,像是在夢憶往昔,有歡樂有蒼傷,大部分還是快樂的...与那時不同的是這時代的烂漫燈光,古城商場還是古城商場,只是自己歲月增添了几許忧傷。冬夜的风袭裹周身,臉部有小刀割一樣的赤痛,酒意似乎也清醒了許多...